HL888 卡尔月 卡尔日

我原本计划是每周三更新这个回复听众的短节目,但是这次呢,提前一天,因为呢今天是12月20号,刚好是伟大的这个科普教育家卡尔萨丁先生,逝世20周年的纪念日,而且巧的是呢,我今天刚好也在写卡尔萨根的科幻小说接触,这个将在本专辑的第7集给大家播出,上周六我更新。

出了本专辑的第1集节目,蒋威尔斯和他的世界大战听众朋友们的留言呢,还是相当踊跃的,听众沧海一栗,他说呢,世界大战这部小说里面,火星人既然有能力来到地球进行大规模的星际旅行,难道他们就没有医学方面的水平,是先对地球微生物进行一些研究吗?他说呢,他想这个大概也是本书的一个bug吧。

QQ群119483860声明,此音频仅供我群内部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内删除,我觉得你的思考我认为是非常有道理的,按照道理来说,如果一个文明他有能力进行星际旅行的话,它的这种文明程度肯定已经到了,能够考虑到微生物这个问题了,就好像我们人类现在虽然还没。

登陆火星,但是我们在登陆火星之前肯定会考虑到这个微生物的问题,因为我们虽然现在还没有在火星上发现微生物,但是我们至少要考虑到不能把地球的微生物带到火星去,所以从这些问题上来看呢,其实我们人类对这个微生物是非常非常在意的,按照这个逻辑来推论的话,火星人啊,假如火星人存在的话,他们的文明等级比地球人高的话。

显然在逻辑上是不大讲得通的,我同意你的观点,那有些听众朋友们可能会想,那么也有可能一个外星球他根本就没有微生物,只有这个高等的智慧文明,那么这种情况有没有可能存在呢?虽然不能说100%没有吧,没有哪一条物理法则禁止这种情况的出现,但是从我们人类已知的这种进化论的观点来看呢,这种情况应该是不会出现的,因为。 HL888 卡尔月 卡尔日

任何的这个复杂性总是从简单到复杂的复杂性的出现,是一种生命的涌现,他不可能平白无故的产生听众大侠欧b呢,他说汪老师能不能聊一聊,为什么火星人会被想象成那个样子,有什么原型?所以呢,他就设想火星人需要一个非常大的耳朵,而且呢还需要一个非常大的费,因为火星上的重力比地球低,所以呢,他们的腿也可以叫做触须啊,就是很细,但是呢,能够支撑他们的身体,甚至呢威尔斯还描写了火星人他们自己带来的供食用的一种火星的这个申诉吧,他说呢,这种申诉呢是一种两足的骨骼是软软的,像龟子一样。 HL888 卡尔月 卡尔日

这种东西来到地球前呢,就已经被宰杀了,他说这样的反倒是好,因为在我们地球上哪怕站立起来也会折断它们的每一根骨头,总之呢,关于这个火星人的描述啊,威尔士用了好大好大的篇幅,详细的描述了火星人的各种生理和生殖结构,如果你有兴趣想进一步了解的话呢,你可以在网易云阅读上下载一本免费的电子书。

然后你找到全书的第2部,叫做火星人主宰地球,然后在这一部分里头的第2张大约也就是在全书的80%左右啊,默认的字号下面的话,自己慢慢看啊,还挺有意思的啊,你可以把威尔士当成一个准专业级的外星生物学家来对待,另外呢,第1期节目播出以后啊,还有很多的听众朋友,至少我看有个五六个听众朋友留言说吧,说我。 HL888 卡尔月 卡尔日

一期节目太啰嗦了,最好呢不要把自己脑袋里思维的那些过程给讲出来浪费时间,关于这一点呢,我虚心的接受,在我以后的这些节目当中呢,在正文部分我基本上不会再像第1集那样把我这个思考的过程给讲出来了。

结尾废话里面去说,这样子的话呢,对于这个非常珍惜时间的人来说,你只要听到最后结尾的那一段科学声音的这个音乐声响起,以后呢,你就可以关掉了,还有这个听众王云松啊,他说 开启了它的付费元年,让他懂得了除了物品有价值以外的知识也有价值,她说支持王老师支持科学声音啊,最后还来一句支持逻辑思维啊。 HL888 卡尔月 卡尔日

我非常感谢你的支持,关于这一点的我确实也深有感触,我觉得这个知识付费的元年开启以后啊,未来所有这种组播的这个节目质量会被这种新的这种收费模式催生出一种良性循环,会让这个节目的质量呢也会越来越高,我觉得这是一种了不起的转折,听众哭马42,在评论中说。他说他看到微信群里面有人在纠结量子力学里说的观测决定结果的观测是指观测的物理过程呢,还是指观测者的人为意识,问我能不能解释一下,老早以前呢,他觉得是一时,但是听了我的节目以后呢,又认为是观测的过程,我想说这里面的观测指的肯定是物理观测的过程,而不是单单指人的意识啊,当然人有意识的去观测一下。个量子的行为,它也是一种物理的观测过程,但是如果你仅仅只停留在人的意识层面的话,或者认为这种观测只有世人的观测,那么就很麻烦了,很多事情呢都会被歪曲了,而且各种各样这个比如说什么量子佛学之类的东西就出来了,还有最近网上疯转的一篇朱清时院士的一篇文章吧,因为我是一个纯民间人士。 我可以这个大嘴巴随便炮轰任何人啊,我个人认为这个朱清时院士呢,它是一个化学家,对物理的这个理解啊,可能跟我们普通人也差不了哪去,甚至呢,还不如很多我们的网友呢,大家不要被院士的这个头衔给唬住了,之前其实还有一个很出名的事情,就是我记得有一个姓翁的一个院士吧,他是搞石油勘探的,也获得。中国工程院的院士,但是他的晚年他却发明了一套号称可以预测地震的理论,他的这个理论呢,其实是相当的有名柯饭啊,这个专业圈子里头呢,早就把他已经给否定了,但是他自己呢,对此却深信不疑,还到处去宣讲,完全陷入到了一种非常难以理解的一种自我满足或者自恋的情绪当中,就是像这种科学。他在晚年的时候发表一些惊世骇俗的言论,其实在全世界范围来说呢,也并不罕见的,法国有一个著名的天文学家弗拉马利翁,曾经在哈雷彗星造访地球之前呢,他就警告全世界的人,说地球人都会被毒死,因为这个彗星的这个尾巴扫过地球还有剧毒,它其实也是完全没有任何根据的,完全凭自己的这种猜测和一厢情愿。 这种所谓的研究吧,但是他当时可是全世界最出名的天文学家之一啊,所以有无数的人就相信了他,但是当时他的这些言论也并没有得到整个主流科学界的认可,也是他自己的一家之言,这就好像现在朱清时院士的那篇文章,完全是他自己在那里自言自语啊,我认为那是在自恋吧,主流的这个科学界也就是中国当今。这些学术圈里头的人为什么不出来发声音啊?我觉得很有可能还是因为咱们中国人的这个国情决定了的,谁也不愿意去得罪一位在任的院士,他愿意自黑呢,就让他自high吧,但是你也没有看到咱们中国有哪一位物理学家跳出来厚颜无耻的说阿朱院士讲的真好啊,他讲的真对啊,你也没有看到对吧,所以我想科学家这种最基本的尊严。但它总归还是要有的,但是他们也有保持沉默的权利,这一点我们要宽容一点,但我还是认为那篇文章的破坏性很强,还是会让很多像我们这样的科普作家或者科学传播者多年的努力都毁于一旦,人家是大牌我们也很无奈,还有听众今日有想法,说希望我谈一谈这个软科幻和硬科幻,所以我想。 说啊,在严谨的这个科幻研究的学术范畴里头,其实并没有软科幻和硬科幻之分的这种提法呢,实际上是民间的提法,当然科幻研究也没有所谓的专业和民间之分,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总之吧,软科幻硬科幻这种讲法本身呢是没有明确定义的说法,是一种比较口语化的说法,说句老实话我对你。这种科幻的分类啊,这种比较学院派或者学术性的研究啊,我是真的一点都不感兴趣,但我只知道可能科幻可以分成什么进未来啊,未来啊,或者按照题材和流派区分分成什么地外,文明题材的机器人题材的,生物科技类题材的,或者科学怪人题材的等等,或者还可以分成什么科普型的科幻啊,趣味型的科幻啊,什么批判。现实主义的科幻啊,防御性的科幻啊啊,大概有各种各样的分法吧,啊,别说是分类了,就是科幻本身的定义,我看全世界也根本就没有办法达成统一的,也是各种定义都有,比如说我还在网上看到过那个哈利波特,都被搬过一个科幻类的奖项,然后那个电影卧虎藏龙就是李安的那个电影,卧虎藏龙也被授予过一个科幻类的奖项,可见有一些。 外的组织对这个科幻的定义有多宽泛,最后是一个叫嘉懿的听众,他首先表达了对我的啰嗦的这个愤慨,然后她说呢,对于一个10年前就听过吴岩老师课的老科幻迷来说,感觉呢没有太多的新意,希望有新鲜的观点啊,他说他不是来拆台的,是希望我能够越做越好,毕竟有人能够出来讲科幻史,还是非常好的,这个呢,我想说一下。啊,我呢,其实没有能力去讲科幻史的,吴岩老师写过一本书,我记得叫做科幻史纲,那像他这样子的专家来讲这种类型的题目,我觉得才比较。开宗明义的时候呢,也一再强调了,我这个节目呢是一个科普类的节目,我谈科幻也是为了做科普,也是为了传播科学精神,所以不论我讲哪部科幻作品最后绕来绕去呢,还是要回归到科普上来好了,那么今天的这个回复听众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我是吴莹莹。 我是王杰。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