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Gary and country在这个国家当中,land is the primary basis of wealth是财富的最为重要的基础primary保持,most important最重要的Hans那么做一个结论,因此three of Chinese history,social and economic thinking and policy has sent and around the you till isation and the distribution of land, 这个句子写的也很有意思啊。第二章

在整个中观整个中国的这个历史啊,英语后翻译着纵观历史,你可以讲讲,除了讲这个in history,你还可以用这个介词through through out of Chinese history。第二章

Now, 社会和经济的这种思考,还有包括一些政策都是围绕着土地的利用和分配而形成的,那么围绕这个词也就用了我们之前讲的那个名词,就是这个centre啊,把它做成了动词have sent it around。第二章

Refer to, 在这里你完全可以用个be动词就是比如说the route is agriculture,但是你也可以换成加refer to,指的是指的是农业and branch to come,在这里省了那个refuse这个词,因为前后的结构一样啊,省掉相同的词,就是讲这个没呢,就是商业commerce商业。

The reason for this is that the agriculture is concerned with production wild camera is mainly concerned with the change. The roots and slide the branch啊,所以呢,在整个中国历史当中,社会和经济的理论也好政策也好,都尝试着去强调这个本儿要去忽略这个没那么,其实就是我们讲的这个重农抑商啊,在这里这个emphasize the root表示强调这个根本那么slight这个词做形容词我们都知道,slide这个词表示,轻微的啊,那在他同样也可以做到。第二章

在这个社会受到这种重视重视啊,因为重农抑商嘛,对吧,然后再来往下看啊。第二章

They they were the last and the lowest of a for traditional classes of a society. The other $3 billion farmers and actions, 这个4个阶层社会有4个这个class4个阶层,我们讲是农工商对吧,这个商是排在最后面的是。

1949年开始,实际农民为整个新中国的建设作出了一个巨大的牺牲,你比如说从选票的角度那很简单,这19 80年代的时候才从8个农民顶城市居民一票,这个城乡二元的这个户籍制不允许农民随意的迁移迁移了,这个叫盲目流动简称盲流对吧,所以农民真的为中国的整个的发展是牺牲太多啊这个。第二章

文明的这个根本,或者说会是不是换过来讲,因为我们也到了一个新的时代啊,这个全球化的时代是不是应该更加的拥抱这种重商主义啊,这都是一个我们值得思考和考虑,辩证的要看这个问题的角度的,对吧,但是传统的角度上来看咱们已经看出来了,就是这个重农抑商啊,然后这个商人是排在最下面这一层的,好往下看,the scholar.那么这个学者呢,一般情况下就是读书人啊,都是这个地主,家里都有的。第二章

And the farmers were the persons who actually cult of eight the land, 那么农民呢,其实是这个叫做佃农啊或者叫这个。

There is a farmer, 所以呢,他们对于整个的这个宇宙的这种反应也好啊,或者是他们对于生活的这种宏观的看法也好啊,这种这种人生观也好,基本上啊跟农民从本质上是一样的,in addition, the education gave them the power to express express what an actual farmer fault but was in capable of in expressing himself. 而这个教育呢,正好让这一些知识分子让这些读书人能够很好的表达出一个真正的农民,他想表达但是不能表达的东西,你看what,an actual from a fault but was in capable of expressing himself. This expression took the form of Chinese philosophy,literature and art啊,那么这种表达也就采取了中国的这种哲学。就是你打倒了地主,你不见得自己能吃得饱啊,就是地主什么地主反坏右啊,从某些层面上这只是一种政治的那种定性的风潮,但其实中国的这种乡土的文化扎根之深,不是说轻轻松松那么容易就能撼动的,而我们中国人现在的这种信仰之危机很大程度上是在于当我们把这个农业文明抽身而走的时候,我们并。 农业那么农业很重要啊,然后就有本末之分,这个重农抑商啊,emphasize the root,will slide the branch药不能舍本逐末啊,要固本清源是吧,都会这么说,那么自然而然的整个的这个是农工商的这个分类就是这么下来的,而知识分子阶层呢就属于这个是这一层,是这一层,它跟农业的捆绑机器。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