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帝:“帝”并非权力的象征

今天呢,我们来讲地王的地这个字,也就是我说的皇帝帝王,那么这个字咋在大家的理解当中呢,就是指这个具有至高无上权力的人是我们称之为对,比如说我们古代说我们有三皇五帝,后来呢,我们知道是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建立群这个朝代。释帝:“帝”并非权力的象征

他呢,把自己称为始皇帝,从此呢,这个皇帝就深入人心了,那我们认为黄帝是这个具有至高无上权力的人,我们就尊称为d d这个字呢,在古代最初的涵义它并不是指皇帝的意思,它是指什么呢?目前有三种说法,第1种说法是什么呢?第1种说法是,这个对呀,他在甲骨文的写法。释帝:“帝”并非权力的象征

广东它像一把有着木柄的锋利的刀子,就是说它的这个结构当中啊,它下面的这个所谓我们看到的这个经理,他有一个好像,下半部分有一个金的这个结构,它的甲骨文当中它实际上是一个木头的结构,然后呢,他有一个收树的这个结构,那收入的结构呢,就是把他们捆扎在一起,然后这个地势。

上面呢,它是一个像一个箭头一样,它是一个带有木柄的金属的武器,带有木柄的,很锋利的一把刀,所以呢,就把这个拥有这把锋利的,带有木柄的刀的人呢就称为,这是一种说法,这是一种这个目前比较为主流所认可的一种说法啊,就是说这个地啊,最早它是来源于武器,那么就跟这个什么时候王一样的事。

最早呢,就是拿着一把大的战服,啊,拿着一把大斧头,就称之为王,所以王呢就是从这个武器演化来的说这个地呢,也是因为那个时候能够用这个金属武器的人是地位最高的,最能够带给大家战斗的勇士,所以王和地极有可能是从战争远古时代的这个战争演化来的,那么这是一个。

还有一个说法是什么呢?还有一个说法就是说它不是战争产生的这个字,而是因为祭祀祭拜这个说法呢,也有一定的道理,就是那个自行啊,它不仅仅像一个带着木柄的锋利的刀,它还像什么他还想在祭祀的时候啊,把一些木柴给架起来,祭祀上天祭祀上帝,所以呢,也有专家认为这个地啊它是。

左边一个示字旁,右边一个地就是祭祀上帝的意思即是上天就是上帝,因为它看起来就像在要燃烧一堆木头,把这些木头给扎起来,然后让他产生烟,这个烟呢就是沟通天地,祭拜这个天神,祭拜祖神,所以这是第2个说法,就是它是来源于祭祀,那么到民国的时候呢。释帝:“帝”并非权力的象征

像郭沫若他们这些人啊,认为这个地啊,其实就是指的耕地,就是草字头,加一个皇帝的弟弟,他说这个字和耕地的地这个形状很像,这个来源在哪里,这个来源就在于这个甲骨文之后的经文的写法,也就是钟鼎文,这是他的写法,就是刻在这个金属上的铭文。释帝:“帝”并非权力的象征

是指的职务的这个和这个植物的花,果实连接的那个地方就较低,也就是说我们比如说我们人类的肚脐眼,我们称之为地,那么这个植物呢,比如说一个一个瓜果果实的那个字儿啊,就叫弟或者那个花骨朵的那个歌叫,所以叫瓜熟蒂落,所以我们有一个说法叫瓜熟蒂落,就是瓜熟了之后啊,他的这个链接刮的那个劲儿啊,那个地方。

那个歌就会断掉,所以叫瓜熟蒂落,那么这个说法呢也有道理,但是呢,因为经文晚瑜伽馆,甲骨文当中的那个字型的就没有这个,跟着这个自信呢,所以呢,有可能这个是先有的,然后再先有皇帝的地,然后后来演化为,那么目前是这样三种说法最能采用的还是武器说其次呢我们。 也可以考虑寄宿,但是不管怎么讲这个地啊,它在转弯的时候它已经固定下来了,就是在在秦汉的时候啊,这个他作为这个篆书他已经固定下来,而且是个对称结构,就是中文当中啊,有很多字型是对称结构的,所以呢,在中国古代,儒家学派就把这个地呀放在一个特别尊崇的位置。那么首先是这个三纲五常,有了这个皇帝,有了天子,这是最高级的,有了君王君主,此后才会有吓人的文官集团,才会有这些贵族,他实际上还有一个说法,就是叫合天地之德就是这个地呀,就是能够和天和地的这个道德随他能称之为。这个人他实际上是一种不是权力的象征,而是道德的象征,道义的象征,把这种具有至高无上道德的人出去,那么实际上也就是说能够深得民心的人才是对儿不能够深得民心的人了,他就不能够称之为对所有造反的人会说王侯将相另有种乎,就是说。 这就是我们要把这个地回复到本来的样子,他本来的样子是指一个道德高尚,道德具有至高无上这种象征意义的人,因此呢,我们重新来看这个地,那么这个地就是说是一个伟大的人有一个肾人,能够带给我们开天辟地,能够带领我们创造新的生活,能够带领我们走出洪荒时代能够。为广大的人谋取福利没有私心,那我不知道这种人可能99%的人来讲都是不存在,因此呢,这个地是很罕见的,而后来呢,就变成了一个职位的象征,就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天子皇帝,然后一个统治者,所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一个转换,就是他从道德象征转化成了权力,自封为王自封为。那他就是一个统治者或者压迫者,所以在我们理解对这个字的时候呢,我们也要知道这个地啊,本身他就有道德的一面,同时呢,他就有权利人员,因此呢,我们希望重新擦亮这个字,那么什么样能称之为王,什么样的陈卓君,什么样能称之为弟,那如何找到我们? 找到我们的耕地,找到我们愿意去祭拜的那个地,找到我们,能够带领我们前进的那个地方,这可能也一直是我们追寻的一个目标。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