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创始人评Uber和WeWork:几乎一文不值

  今年業餘大師賽人氣投票評出的“人氣王”選手馬賡也在歡迎儀式上亮相,馬賡來自上海賽區,在為期一週的投票時間中,他以65368票,成為2019全國業餘桌球大師賽“人氣王”。馬賡不僅受邀參加了今晚的歡迎儀式,與各路名將零距離交流,同時他還將得到2020年全國業餘桌球大師賽全國總決賽的晉級名額。

甲骨文创始人评Uber和WeWork:几乎一文不值

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的不良資產率為%,資產品質保持穩定;撥備覆蓋率為%,風險抵禦能力較強。優化產業佈局各項業務齊頭並進海通恆信始終致力於提升客戶體驗,增強客戶忠誠度,建立了「線上線下」營銷服務網絡以覆蓋公司的客戶。在充分理解客戶需求的基礎上,基於對融資租賃市場的長期研究,公司在業務模式及服務與產品層面積極進行創新。在業務發展方面,海通恆信秉持服務實體經濟的宗旨,深入推進「一體兩翼」、「一大一小」戰略,業務拓展方面,秉持服務實體經濟的宗旨,深耕屬地化細分產業,持續優化資產投放結構。

甲骨文创始人评Uber和WeWork:几乎一文不值

北京时间9月20日上午消息,据外媒报道,Uber的股价自今年上市以来始终表现勉强。 最近,WeWork的母公司WeCompany,在一片估值腰斩的报道声中,也宣布将推迟上市计划。

Uber的市值为570亿美元出头,WeWork的融资也在120亿美元之上。

但是,甲骨文(Oracl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拉里·埃里森(LarryEllison)对此甚是不以为意。

周三,埃里森在自家举办了一次活动,邀请了部分企业家。

活动中,埃里森用了近一小时的时间,回答与会者的各种问题,涉及范围广泛。

埃里森表示,虽然自己跟软银的孙正义私交不错,但他不认为WeWork或Uber具有显著的投资前景。

WeWork和Uber背后的大金主都是软银的愿景基金。 埃里森甚至称,WeWork和Uber这两家公司几乎没什么价值。 WeWork拒绝就埃里森的言论发表评论。

Uber尚未回复评论请求。 埃里森认为,虽然Uber通过巨额融资从竞争对手Lyft手中抢夺市场份额,但他们争取到的业务并不一定维持得下去。 他指出,Uber没有自己的汽车,也无法控制他们的司机,更直言他们的应用,我家猫也写得出来。

埃里森说,用烧钱的办法抢占市场份额,这种模式十分愚蠢,如果公司留不住消费者,他们就一无所有,没有技术,更没有忠实用户。 WeWork宣称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

这一点也遭到了埃里森的无情嘲笑。 WeWork从我这里租了一栋楼,然后装修一下,接着再转租出去,埃里森说,回头,他们对外宣称,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我们的目标是技术多样性。 太可笑了。 除了批判Uber和WeWork之外,作为特斯拉董事之一并且与伊隆·马斯克(ElonMusk)交情深厚的埃里森还谈到了特斯拉。

埃里森认为,特斯拉有朝一日也会推出使用自动驾驶车队的共享乘车服务,价格将是Uber的三分之一,同时还能更加安全地把乘客送到目的地。 (木尔)。

甲骨文创始人评Uber和WeWork:几乎一文不值

甲骨文创始人评Uber和WeWork:几乎一文不值

甲骨文创始人评Uber和WeWork:几乎一文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