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专访:英特尔给医疗器材贴上“Intel Inside”

专访:英特尔给医疗器材贴上“Intel Inside”

专访:英特尔给医疗器材贴上“Intel Inside”

专访:英特尔给医疗器材贴上“Intel Inside”

专访:英特尔给医疗器材贴上“Intel Inside”

CNET科技资讯网9月19日国际报道实现自动化可以降低高昂的医疗成本,IT厂商在这个市场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现在还有谁不想挤进市场?IBM向药物研究公司销售了一些超级计算机,同时还专门组建了一个医学技术部门。

同样,也正在同一家研究机构合作,希望利用电子设备来检测早期癌症。

它还为此开发了一种小型监视系统。 为什么大家都看好这个市场?只要看一下美国的医疗帐单,就不难明白其中的原因了。

的成本象火箭一样往上窜,但是由于医生对计算机的抵触心理,他们还是习惯用纸和笔绘制各种图表。

同时,世界人口呈现老龄化趋势,而且人均预期寿命普遍延长,在这种情况下,很有必要建立远程医疗系统。

LouisBurns曾经主管公司的桌面计算部门,今年早期该公司组建了数字健康部门之后,他开始负责新部门的运作。 除了PC和服务器市场之外,并没有在其他市场取得多大成就。 但是,近日Burns接受CNET采访的时候指出,以后大家将会在医疗器材上面看到”IntelInside”标志。 问:为什么市场的成本如此高昂?是不是因为医疗系统的效率低?难道HMOs(健康维持组织的简称)也不能纠正这一弊端吗?Burns:原因很多。

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些组织在某些方面已经做得很好。 Kaiser(KaiserPermanente:美国最大的医疗组织)拥有非常好的集成系统。

它即是供应者也是使用者。 在改善医疗的整体质量、病人的安全、以及降低成本等方面,他们的动机非常明确。

在这种体系中,供应者和使用者是一体的,更易于降低成本。

在这里,我并不是想建议美国政府推行国有化的概念,但是在建立了这些系统的地区,他们确实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如果你考察一下美国的非教学性医院,就会发现它们收入成本差维持在%.他们的预算很紧凑。

虽然有些医院高于或者低于这个比例,但是它们的资金都并不宽裕。 所以,很多时候他们要仔细衡量,究竟是购买一台新的核磁共振成像机,还是部署医院无线网络(把护士的效率提高20%)。 此类问题很多。

反观我们业界的情况,高科技公司把更多的金钱和时间花在改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上,而不是提高急救室的成功率上。

不难发现,其实我们真正应当做的事情,是把业界的力量聚集在问题上。 我们认为IT行业在这个领域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 我们不是盲目地进入这个市场,我们认为这是很好的机遇。 问:有关医疗领域的统计数字非常让人震惊。

据估计,全球有15%的GDP投入到领域,到2015年将达到25%.Burns:这个市场的规模是不可否认的。 你无法否认现在有数以亿计的人群的寿命在延长。 “银发”浪潮正向我们涌来。 我们考察了日本的一些数据。 现在,工作人口跟退休人口的比例是3:1,而且正朝着2:1迈进。 而在美国,在较长时期之后,这个比例将从5:1过渡到3:1.至于25%的GDP?那不太可行。 问:IT公司以前也曾经尝试进入保健市场,但是并没有形成较大的规模。 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过去没有成功?Burns:这就要说到驾驭标准的能力:得到认同、并且让相关经济运行起来。

如果你制定了一种标准,就会出现围绕该标准的大量创新,还会给你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 以前进入医疗市场的公司都是散兵游勇,没有组织。 但是现在进入也并不容易。 我见过同一座大楼内使用多种完全不同的系统,接收脉膊、呼吸等数据的接口也不同,为什么不使用一致的界面呢?为什么不使用一致的连接呢?这种不必要的差异在医院中比比皆是。 Sensitron系统是一个很棒的系统。

(Sensitron有一种装备了PC的医疗车,可以搜集和存储病人数据。

)他们考察传统的系统之后说,”我们怎样才能用蓝牙和Linux替代它?”他们研究医生和护士的工作,帮助他们实现自动化,这样就就节省了写大量数据的时间。

问:你们和医学界之间是不是有一些文化障碍?似乎参加过这种试验的医生都有一些偏见,他们会说:”什么?你让我用袖珍电脑来指导治疗过程?”Burns:是的,确实有文化方面的问题。 在医学方面,他们都是求知欲很强的人,因为他们能强烈的感受到自己在做的事情是有益的。 但是有时候新事物并不能立刻显示出优点和益处,他们就会说:”我不想学那些东西。

我只想努力照顾好病人,不想学习使用新系统。

“问:是不是会跟一些新的制造商合作,还是准备继续跟戴尔或者惠普合作?Burns:这要视具体的业务而定。 有很多医院希望实现自动化。

他们想购买服务器、客户端和各种资料,他们从传统的客户那里购买这些。 这个市场里有新的竞争对手。 问:展示的一些样机只是从传统的PC产品修改而来。 你们是不是准备为传统的医疗器械制造芯片,比如核磁共振成像系统?Burns:在一些系统中,我们已经这样做了。

如果他们能制定更多的标准,就会变得更加灵活。 标准化会有助于设备的推广,社区医院也应当部署跟教学医院相同的设备。 我们正在跟这个领域的大厂商探讨,包括GE、菲利普和西门子。 问:你们如何在医疗市场宣传自己?是不是跟重要的医院或者药品厂商进行合作?Burns:你说的方面我们都在做。 我们已经秘密进行了9个月。

圣路易医院就是其中一例。 他们有RFID跟踪系统,为什么要用这种系统?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在医院找人的经历。

现在前台人员会这样告诉你:”他去了核磁共振成像室,30分钟后回来,你可以先去自助餐厅,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我们会通知你。

“问:我们办公室有个人最近经常造成产房警报失灵,因为他抱着孩子里电梯太近。 而他的孩子身上有RFID标签。 Burns:对,这是技术的简单集成。 目前我们的工厂中大量使用RFID.如果你在病人的手镯中放置了RFID标签,就不用把病人移动到仪器附近。 问:你们展示了用于帮助诊断的笔记本样机。 你们从医生和护士那里得到了什么样的反馈信息?Burns:那些只是粗糙的样机。

问:就是说这些不是真的产品?Burns:它们确实非常粗糙。 我们去了医院,跟医生、护士还有接受试验的病人谈话。 我们问了一些问题,比如它是不是太笨重了?‘条码扫描器放的地方是否合适?’他们也提了一些问题,比如”如果我把它弄丢了怎么办?”我们制造了一款集成了键盘的新型号,上面有9到12个医学专用字符。

我们还在调整它的各项参数。

现在使用它的人都是在帮助我们完善设计。

一旦我们完成设计,我们将为业界提供一个参考设计,供他们生产相关产品。 问:这种产品面试还需要多长时间,两年还是三年?Burns:不会那么久。 问:你们现在展出的样机已经很小了。

它们是采用通用的芯片还是XScale芯片?Burns:会采用Yonah或者Merom芯片(两款即将发布的笔记本处理器)。 有人希望功耗低、性能高。 也有人希望尺寸要小。 他们也曾经用PDA做过一些试验,PDA的尺寸也很小。 你需要的功能不只是输入数据。

可能还需要语音识别功能等。

(编辑:孙莹)。

专访:英特尔给医疗器材贴上“Intel Inside”

专访:英特尔给医疗器材贴上“Intel Insid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