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耄耋院士陶文铨:希望再为国家工作20年—新闻—科学网

在六禍蒼龍掘起之後,襲滅天來要求九禍交出兵權。

耄耋院士陶文铨:希望再为国家工作20年—新闻—科学网

英航已呼籲乘客,若航班取消就不要前往機場。受影響的航班包括飛往香港、紐約、印度德里及南非約翰內斯堡等。英航機師協會(BALPA)上月通知資方九月將罷工三天,包括周一及周二,以及本月二十七日。

耄耋院士陶文铨:希望再为国家工作20年—新闻—科学网

  为使三重一大事项决策更高效、科学,一方面,四川商投通过部署致远互联三重一大决策运行监测平台,打造了重大、重点、重要事项管控会议决策管理等特色应用;另一方面从完善制、加强制度执行、监督检查入手,确保三重一大决策制度执行到位。

2019年最美科技工作者名单日前揭晓,耄耋之年的陶文铨获此殊荣,实至名归。 陶文铨是中国科学院院士、西安交通大学能源与动力工程学院教授、国际数值传热学专家,也是我国计算传热学学科分支的奠基人之一。

近30项国家、省部级科技成果奖及国家级荣誉;34项国家发明专利;300余篇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SCI论文……一组组数字、一项项荣誉,是陶文铨一辈子奉献报国的最有力见证。 开创传热学科的多个第一今年80岁的陶文铨出生于风景秀丽的江南水乡浙江绍兴。 1956年,正在读高中的陶文铨被交通大学毕业的钱学森的报国故事深深打动,即使知道交大西迁,依然毫不犹豫地报考了交通大学动力工程系锅炉专业。 交大迁到哪里,我就考到哪里。

就这样,他成为了交通大学西迁后首批到西安报到的学生。

本科毕业后考上研究生,师从西迁老教授杨世铭攻读传热学。

1979年8月的一个午后,陶文铨在学校图书馆翻到了一本英文版的《计算方法》,两个星期的时间,陶文铨写下了两本自学笔记,正是这本书,开启了他研究数值计算的大门,让他踏上了计算传热学的求索之路。

1980年,陶文铨到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机械系传热实验室进修。 他分外珍惜这难得的学习机会,抓住每分每秒,凡是有关数值计算的课程,都去听、都去学。 当时我就像一块干海绵被放进了海洋里,拼命地汲取知识的水分。 回国时他没想着给自己买点什么,而是用大部分积蓄买了书籍资料和磁盘,并将这些无私地与国内同行共享。 回国后的陶文铨一直潜心从事传热强化与流动传热问题的数值计算两个分支领域的研究,并开创了国内这一领域的多个第一:1986年,在西安交大主办了我国第一个计算传热学讲习班,首次将传热强化与流动传热问题的数值计算等领域研究引入国内;1996年,牵头组建热质传递数值预测科技创新团队,随后创建热流中心,开展复杂热质传递问题数值预测基础研究及重大工程技术创新研究;在国际上率先构建了宏观介观微观多尺度计算框架体系,发展了界面耦合的重构算子和耦合理论;发明了高效低阻的强化传热技术,突破了国际上气体阻力增加必大于传热强化的传统理念,使我国流动与传热的多尺度模拟研究处于国际前沿……陶文铨的研究成果在航天、能源和化工等领域得到广泛应用,他所开发的强化传热技术都已用于工业实际,对我国气体换热器产品赶超世界先进水平起到了重要作用。

据不完全统计,陶文铨带领团队研发的新型换热器为企业新增产值20多个亿。

如今的陶文铨依然发挥着余热,把更多精力放在了推动数据中心节能项目和氢燃料电池项目在陕西落地的相关工作上,希望团队的研究成果能够为社会发展作出贡献。 我们只想通过从事的专业,使得我们国家在这方面能在世界上占一席之地,有话语权,处于领先地位。

朴实的话语掷地有声,陶文铨做到了。

不耽误学生一堂课不能耽误学生一堂课,这是陶文铨的工作宗旨。 从1966年研究生毕业留校任教开始,陶文铨始终把学生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用53载岁月的精勤付出,书写了一个大写的师字。

陶文铨上午做完白内障手术,下午就去给学生上课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但至今听起来依然让人胆战心惊。

白内障开刀没有什么事,所以我上午开刀下午就去上课了,结果几个学生代表把我挡到门口,不让我去,说是已经通知学生解散了,我刚开完刀不能上课。

说起这段往事,陶文铨云淡风轻,但学生的关怀却让他笑得格外温暖。 每次上大课,陶文铨都会提前到授课的阶梯大教室。

该阶梯教室是一个能容纳367人的大教室,但来听陶文铨讲课的学生经常超过此数。 于是,他就自己买了20个小马扎,每次上课前让学生摆好。 坐着小马扎认真听讲的学生,成为陶文铨课堂上独有的风景。 陶文铨常说:要对几百双渴望知识的眼睛负责。 所以即使传热学、数值传热学、计算传热学近代进展等课程已经讲了很多次,但每次课前陶文铨仍会认真准备,纳入新的体会和内容。 上课就像梅兰芳演《贵妃醉酒》,演一遍有一遍的体会,讲一遍有一遍的收获。 从教53载,陶文铨桃李满天下,听过他课程的学生约有12000多人,培养的研究生有140余位,大部分学生毕业后在国内相关高等院校与企事业单位工作,许多已经成为学术带头人;他所带领的团队自1997年组建以来,先后获批科技部创新团队及国家基金委创新群体,形成了梯队和年龄结构合理、基础与应用研究并重、优势互补的创新团队。 在陶老看来,做基础研究必须要经过很长时间的积累,希望年轻人能够坐得住冷板凳。 虽然已是80岁高龄,但陶文铨笑言自己心态堪比18岁,我希望能为国家再健康工作20年。

耄耋院士陶文铨:希望再为国家工作20年—新闻—科学网

30歲大器晚成,但這次世盃外對他的職業成就來說也是一次良機。5、美中不足的是武磊,雖然也入球了,也努力。但誰不努力呢,努力就不必要拿來讚美了。既然是西甲球會的主力或半主力前鋒,對他評判的標準肯定是要高於一般國內前鋒。

相关推荐